從寄生,到共生

 夫妻是個很難形容的關係。在這個關係裡溝通成了不可缺乏的營養素。而這種營養素通常都無法補滿。

    結婚二十年還是一樣有溝通不良的關係。我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剛開始以為語言能力不足讓溝通有了困难。就看到廣播電台要上課能提升自己溝通能力和表達能力就這樣報名參加了。

    走出去家庭的自己才知道原來很多夫妻一樣有跟我一樣的困擾。不只來自於新住民家庭夫妻,台灣家庭夫妻一樣也會有這樣的難題。為什麼別人都懂而只有你永遠不懂….

      新住民因語言隔閡的困擾以外,文化不同,表達方式不同….種種問題讓婚姻更為淡薄難維持。說新住民的離婚率是高於本國人應該也不為過。

      新住民的婚姻不只是兩個人的相處-而是是兩個家庭的習慣結合-兩個國家文化磨合。理論上應該這樣說沒錯。但問題所遇到不止如此。社會的現實看待也讓新住民陷入不少困境沒被尊重,沒被認同。

        來自各國的新住民越來越多帶給台灣的不同的面貌也改變了台灣的結構。台灣政府開始關心新住民的議題。也會越來越多活動為新住民舉辦。台灣人對新住民的觀念也開始慢慢的改變。這點是我看到十多年來的改變。新住民多少也受惠了很多。

      外界的改變需要時間,那麼關係中一樣需要時間。兩個人都需要學習如何把自己角色扮演好。走出去是成長能看的更多更遠。

      同一句話在不同時段的人生裡理解力又不同。放下自己的自尊關係才永恆。以前老公的一句話叫我寄生蟲-我就批哩叭啦的哭和委屈。現在那些都沒讓我多想了。沒錯老婆離開你就會死的,活不下去了。所以請你也好好活著讓我能寄生的地方。         

    其實誰離開了誰也都一樣過的很好。像事實一樣不管什麼事,太陽還是從東邊升起的道理一樣,只是一種選擇。像我選擇來台灣跟著你。從腳塌進台灣的第一步,注定你就是我寄生的地方而有一天我選擇離開了你。我們什麼都不是,也就是一種選擇方式。我如果會有離開的一天,也請你和大家一樣的看待。我還是一樣的我,只是沒當你老婆的職務而已吧⋯⋯

     生活裡充滿著未智的可能。你我珍惜彼此也是讓溝通能有生存空間。每個人都是個體來自完全不同的地方。能維持這麼久真不容易,就像活著困難而離開太容易罷了。

     寄生蟲是一種寄生的生物。活跟死都跟著它寄生的主體。離不開也是互相共存。人也像動植物一樣活著吧。樹仰賴空氣水和土壤。魚仰賴水和藻類跟它其他動物。像蘭花也是寄生的植物仰賴水,空氣,天氣,它寄生的主體共存。人跟人之間的仰賴……每個環節相連。

   寄生蟲這個詞我現在完全釋懷了,其實以前還沒走出去我就會崩潰。會把它解釋成正真只會吸血的水蛭。或著一種個很討厭的蟲。而現在我懂了,那只是一個詞,說明我們的關係誰也離開不了誰。

   從寄生到共生跌跌撞撞走過了很多個年頭也懂了溝通最終的原理。言語以外的溝通是你我的心有夠大來包容對放的不一樣。

Facebook Comments

從寄生,到共生 有 “ 2 則迴響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