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

我懂拉

家裡的狗灰灰離開了人世。祂選擇不在家裡離開而是在外面離開了我們。前一晚丈夫帶著祂去看獸醫。醫生說祂腎臟不好,很多器官衰竭,就給祂打了點滴。從舊家回來丈夫說:「灰灰應該過不了今晚」

早上我們從新家回去看祂已不在家了。丈夫說祂應該去外面死去了,好狗不會死在家中⋯⋯

        灰灰剛好陪伴我們整整十年。民國99年在綠色隧道遇到牠,在籠子跟很多小狗們在一起,籠子寫著:明天要安樂死,希望友善人士能領養。我們在很多小狗中選了與眾不同的祂而舉名為灰灰。

      灰灰是一隻跟名字一樣顏色的狗。全身都是灰色的,有一雙水汪汪的眼晴。每次都用眼睛望著你好像很懂你的樣子。是一隻威瑪獵犬的狗但完全沒有獵犬的感覺。非常溫馴,聰明可愛的狗兒🐶。

         有了灰灰自後全家出門都帶著祂出去。祂喜歡在窗戶打開望著外面的風景。從小不被綁住的祂出去玩也一樣。在人群很多的時候從不會搞丟,跟著我們到處玩。上山下海的全家少不了祂。

         對全家來說灰灰已是家人的一份子。祂的陪伴不只全家人風景圖。每次出門丈夫總想著留位子給祂。而祂也對丈夫也感情濃厚有加。每天第一個迎接丈夫回家,祂用表情,尾巴,身體,眼睛表達祂的高興。想到這裡,兩個狗兒和主人抱在一起的畫面在我腦海中浮現了。仿佛祂還在我們身沒有離開過。

        懂人心,又有感情的狗兒。祂曾經陪伴我走過婚姻的低潮。遠嫁的我婚姻本來不順利。不同的想法又來自兩個不同國家的人結合在一起。溝通永不順利,吵架的次數多的數不完。

      家醜不可外揚是ㄧ個原因。再來是遠嫁讓我沒有很多朋友。每一次吵架沒地方能去,也不能找朋友,我只能在家前面的一個小湖邊待著。記得有一次很晚從家裡出去根本沒帶外套。待在湖邊哭泣的我還好有灰灰的陪伴。我和祂抱在一起,祂暖暖的身子軟軟的毛溫暖了我的心。讓冷冷的天氣和孤單的我多少安慰許多。祂不會講話但默默坐著,好像懂我的傷心。就這樣陪我走過每一次的爭吵。

      灰灰來的第七年我們換了新家。新家離舊家也快十分的車。重要的是新家是獨棟型,無法養狗。灰灰就要留在舊家生活。偶爾先生帶著灰灰來新家,也給祂待在新家一晚。祂也知道新家沒辦法讓祂住所以接受在舊家看管。

      換了新家我們夫妻情感也改善不少。沒有了吵不完的架,沒有了晚上我跑出去外面的場景。經濟壓力增加變成出去玩的機會變少,也這樣跟灰灰的相處也變少了…..

       婚姻走過第十九年,也是我在台灣十九年間。在這裡酸甜苦辣樣樣嘗過。慢慢的了解相處之道。看到了人生的無常,親人和朋友離開了自己,很多事無法預料中。婚姻吵鬧或安靜日子如此珍惜感恩已擁有的一切。

         人生的一年是狗的6-7年。這樣來說我家的灰灰已70歲了。這三年少了我們的陪伴或許祂內心也許很孤單。但在舊家環境祂更能自在做自己。祂的離開讓很多畫面從我腦中浮現。坐在窗戶旁邊看著風景的祂,在冬天的夜晚狗跟我座在一起的畫面。祂迎接丈夫回家抱在一起的畫面。到了祂孤單選擇在外死去的畫面⋯⋯

         人生一樣會有一天面對離開的時候。孤獨和老去應該少不了,從出生走到死是一個成長學習過程。也會有很多陪伴我們一起成長像灰灰的身影。感恩祂在我生命中的陪伴….在我人生的故事裡灰灰妳永遠都在….

我偶爾這樣睡
Facebook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