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一生有遇到一個男人真正愛她就夠了

我有兩個姐姐,大姐是家裡的大廚,二姐是家裡的洗衣機而什麼都不會的我是家裡的洗婉機,兩個弟弟那時還小我已忘了他們的職務。媽媽生我們五個兄弟姊妹。養我們長大也沒那麼容易,媽媽每天下班後還會去收早上拿給攤販賣的餅才回家。所以大部分的時間是我跟姐姐們在一起。很多事情都是最大的姐姐教導的責任,所以她就扮演了媽媽的角色。她大我五歲也有著媽媽的權威。二姐大我四歲離我近或許這樣都特別近親。有委屈的時候,被鄰居小孩欺負我第一個回去告狀一定是二姐。二姐也非常的講義氣挺身幫我出氣。把鄰居嚇得不敢再欺負我了。

        家裡的大姊像媽媽而二姐在我心目中代表著很完美的形象。她遺傳了媽媽的漂亮臉蛋和身材。遺傳了爸爸的聰明和才華。我就是家裡的醜小鴨,有偏向爸爸大個子的身材。年輕的時候要追二姐的人排隊很長。讓我老爸受不了,有一次還拿了棍子趕人。我還記得姐姐第一次剪短髮,漂亮帥氣的臉蛋讓我忍不出多看了幾眼。心裡想著如果我是男的肯定也愛上了姐姐。

      漂亮的外表以外二姐的才華不是蓋的。兩個姐姐都會縫紉和作衣服。二姐的手很巧所以她設計的衣服也特別漂亮和有型。記得我國中時她特別為我設計了一件白色黑點點的衣服。讓我穿它感覺變的更優雅時尚。只要有點子她馬上會做出令人感到意外的衣服。而我是個完全不同的類型。我根本不會作衣服。他們作出的衣服我幫忙燙和鈕扣,零零碎碎以外的事情換我來處理。

         不只會做衣服,二姐的畫畫是很有天份。所以她考上了師範藝術學校。畢業後會當一位畫畫老師。人是否不能太完美,大該高中的時候她手上長了一顆小痘痘。也沒人想到那個小小的痘痘害我姐姐的中指變了灣下去無法伸直。這個彎彎的手指還好不影響她的魅力和才華。

        畢業美術師範學院她很快就走進了婚姻轉到了河內生活。沒多久我也到河內讀二專。所以有一段時間來二姐家住。跟二姐什麼話都能說也就這樣當我離鄉背景來到遠方的島國台灣,她變成我的好朋友。也是第一個每次都迎接我在遠方回家鄉的人。

    我來台灣沒多久姐離婚了。漂亮和有才華的她剛開始是國小畫畫老師。受不了老師的環境和低廉的薪水就離職跑到美術公司上班。也是這樣發揮了她畫畫才華。她的公司專門維修古蹟,把古蹟回覆以前的樣貌。我在遠方只知道離我家沒有很遠又很大的古蹟:雄皇廟-越南的開始國的地方的門口是她設計的。裡面多蓋的地方是她和公司團隊負責。我在遠方大概只能了解到她的才華用對了地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又走進第二個婚姻。我在遠方無法回來參加,心裡只默默的祝福。我在遠方只看和知道她的第一個婚姻和第二婚姻的差異是她變的很自由。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沒被綁著。後來她開了公司也做了很多事情我根本不太了解。

      我很多年才回家一趟,家裡大小事孝順父母都有她的參與。她個性豪邁從不計較,只要有錢就會幫助媽媽和家人。反而我對家人的幫助少又少。她曾經跟團來台灣玩,我把她接回跟我睡一晚。她整夜不成眠哭著心疼我。回去了越南,她跟我說她只愛上台灣的地瓜和魷魚剩下的完全沒辦法適應。說我勇氣可嘉能待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而她無法這樣。或許我的環境比她來說差太遠了。再她眼中嫁到國外的我應該有著很完美無比的幸福。

      去過了台灣反而每次我回去她都塞東西給我,衣服,鞋子,禮物…..我能帶走的東西。她掛著嘴邊的句話:「姐姐看到了妳老公對妳的疼愛。他眼睛是跟著妳轉的。不管物質的生活沒那麼富裕但在遠方妳是有老公疼的:我放心了。」聽這句話,我心中的淚就不聽使喚的留下了。人生酸甜苦辣的路只能自己懂。也必須往前的走下去

生日蛋糕

    人生很多事情是無法預料的。也很多事情當妳遇到了才能相信是真的。媽媽傳來的訊息是二姐得了卵巢癌。而且是第二個階段已開始有了症候群。也沒多久就在過年前二姐的腳就無法走路。我在遠方只能一個接一個壞的訊息。防疫期間我也不能回國,不能做任何事更不能在她旁邊。她的病情跟她的一切也是聽別人說的。

      二姐得卵巢癌要化療沒多久就倒下無法走路。我爸媽體力也無法照顧一個沒辦法走路要抱上下床的人。姐夫,她的老公第一是要上班,第二也無法抱她上下床。所以全部的照顧她寄託在她的朋友身上。

      或許沒遇到你根本不相信是真實的故事存在著。它帶著溫暖帶著不可能的事情是真的會發生。那就是在我姐姐的身上和我家的人。照顧二姐是一個我沒見過的人只在電話遇到。也主動跟我聯絡的人。當姐病情惡化沒辦法回我的訊息。他主動跟我聯絡也主動跟我聊姐的病情。我跟他講的話超過了姐夫跟我講過很多年時間的話加起來。

       我不知道二姐跟他是怎樣的交情!也不懂她們的關係到底是什麼。但通常合理範圍想的事:二姐倒下要照顧她的人是她老公不是她的朋友….很多的疑問但我無法問出口。當我跟他講姐姐的病情他跟我說:他會照顧姐到他不能呼吸的那一刻。也把我們家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一樣看待。

    我真的對姐姐的好朋友很好奇。不知道他跟她是怎麼樣的關係讓他全心投入照顧姐。我家人完全不知道,媽媽只知道她們是在一次喪禮認識的了對方。那不是一個普通的喪禮而是總理的喪禮。姐是總理的鄰居而他是副總理的隨護人員。所以他在喪禮忙進忙出。

       他個子高大,很帥的臉蛋,衣服無時無刻的都穿很整齊。個人散發一種親切感讓我也覺得無防備的感覺。 是一個文武雙全的男人。對他來說生活的所有的一切都小牛一毛。他能去買菜,煮飯,照顧別人……樣樣來一點都不馬虎。他煮的飯比我媽煮的還好吃。從姐倒下的那一刻全部的中藥是他一手熬製的。他教我熬炒灶米拿水給公公喝。說:當姐姐無法吃東西他都熬給她喝的

      媽說他的一切生活所需都很厲害。一個在副總理身邊的人。全部的生活應變技能都要會。所有這些事讓我家人佩服的事情對他來說就是小事。在媽身上我問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關於他和姐姐的事。

     姐從醫院被醫生診斷沒用了。姐夫放棄治療而他不甘願。他不甘願他付出的努力來照顧姐就這樣沒了。那時需要簽名把姐心臟裡的水抽出。姐夫說不抽了,但他要抽。他簽了名也跟醫生說最後的希望也要把姐救回。

    從把心臟水抽出來後姐的狀況好了一點還是被退回家了。在家裡媽跟他輪流照顧姐姐。姐夫上班偶爾會幫忙。姐整個人腫大蓮他抱不動。我聽說他們做了一個中醫的療程。13天裡無進任何食物。第十二天我跟媽通了電話。媽說姐好了一點,無病痛的折磨。她水腫已消失了。腳能抬起來雖然無法動彈。還有療程的最後一天…..

      我真的直接傳簡訊問他「想知道姐和他的故事」。聽媽講姐整天被病痛折磨都罵他和媽媽。他笑著說:最辛苦的時候。站在活和死去的邊界他也不會放棄…他傳了姐削瘦的臉龐的照片。說狀況已好很多了,有他在什麼事都能化解,不要擔心…..

「怎麼想問這個」?。我說我好奇很久了不敢問。他不直接回我「等妳回來再說給妳聽」….

       過年前到現在二姐倒下的那一刻,他一手包辦照顧二姐。從大小事,上下床跟打理大小便。有時還受姐姐的脾氣大罵不停也不離不棄的代在姐的身邊。我在遠方和我家人都看在眼裡。心裡想著姐真的好幸運。我家也很有福氣二姐才遇到這樣的朋友

    二姐啊!加油!老天爺會看上照顧妳的人身上和幫妳禱告的人讓妳好起來⋯⋯我有跟媽說過了,不管有什麼事情發生妳的朋有也永遠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

Facebook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